面对语言沟通障碍,发展迟缓的孩子,家长的心情是复杂的。既揣着急切的期望,让孩子迅速提高认知能力,学习能力,争取将来能够上主流学校,又心怀怜惜溺爱之情,帮孩子包办一切,觉得孩子能力弱,只要在学习上有进步,其他事情都不用他动手。并且,任由孩子发脾气,摔东西,总是能够原谅他,觉得孩子可怜,不会沟通表达,发发脾气也是正常的,从来没想到给孩子设立常规,制订规则。

 

家长们可能没有设想过,当你的宝贝长大到18岁的时候,会是怎样的情形?他的自理能力怎样?他能够独立生活吗?他能够与人交往吗?当他发脾气摔东西,打人的时候,你够力气阻止他吗?

 

孩子不会永远是3岁,因此,我们不能一直把他当小婴儿对待。特殊的孩子也要长大,我们一定要想一想我们希望孩子长大以后是怎样的?

 

这就是愿景,家长对孩子未来的期望。我们要设想具体的生活场景,在每一个场景中,我们希望孩子将来的表现是怎样的?

 

 

所以,我们建议家长设立短期、中期、长期的愿景目标,有了愿景,才有动力去为之而努力,有了愿景,就为自己的行动设定了轨迹,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要围绕愿景目标进行,因此就能够分出轻重缓急。比如,是让孩子学会分辨图片上的大象和长颈鹿重要,还是让孩子学会自己洗脸刷牙重要?

 

这是一位家长的愿景展望:

 

 

短期(两年)

 

情景是晚餐时间。全家在一起吃饭。孩子在谈论她今年刚入学的主流学校里的一天。在学校里她有时候需要一位协助者,但是总体而言她能够适应环境,保持平静,遵从指令,能够跟得上学校的常规活动。她的感觉系统问题,例如:晃动双手,奔跑,注意力涣散,已经在过去的一两年内通过感统、OT干预得到很大的改善。现在,当身处嘈杂或害怕的情形时,她能够自己平静下来。在吃晚饭的时候,她不仅谈论在学校里做了什么,还谈到一些她在那些环境中的感受如何。当我们在谈话时,很明显,她在寻求家里人的反馈和情感反应,而当她得到反馈时,她的回应是恰当的。在班上,有几个孩子是她喜欢的,并且她跟他们之间有简短的,尽管是表面的互动。她的RDI计划进展良好,现在她已经在形成跟别的孩子两两互动。

 

中期(五年)

孩子已经10岁了。当她坐下吃晚饭时,很明显,她的胜任能力和自信心在过去的几年中取得了极大的进步。她谈论学校里的一个社交场景,显然,她在学习更具自信地加入到社交活动中去。现在她已经有几个喜欢相处和有创意地一起玩的朋友。我们谈论这个周末做什么,当然包括去新的地方,而她现在明显地对于到新的地方感到更为平静,她喜欢到新地方的经历。较之于几年之前,她在各个方面都有了更多的灵活和弹性。

 

 

长期(十年)

 

孩子已经15岁了。又是晚餐的场景。她现在是一个成熟的,有能力的人。荷尔蒙使她的行为有时候不太稳定,但是总体而言,她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茁壮成长。从她跟我们谈及的一天里她所处的社交场景,我们看到她正在变得越来越自然,心理负担越来越少。她谈论跟一些朋友玩她最近痴迷的事情,-- 她依然有几项狭窄的偏好,但是她可以把这些偏好跟班级里的一些人分享,她也可以加入他们一起探索这些兴趣爱好,而并不是一味地独自游戏。我记得最近一次跟她今年刚来的老师谈话,老师很惊讶,完全没想到她曾经被诊断为ASD。

 

 

----  大家不要觉得设想十年以后的场景是虚无缥缈的,我们描绘怎样的蓝图,就能够走到跟蓝图距离不远的地方。设想得越具体,你越清楚应该做什么。鉴于我们孩子的特殊性,建议大家不要把重心放在学业的成就上,而是放在独立生活能力,社交合作能力上。
 

 

边老师

 

  雅恩教育创始人,医学硕士,多年儿童言语评估,言语训练,口肌治疗经验,及自闭症儿童沟通训练经验。

  中国大陆首位获得美国PROMPT言语治疗技术与运用两项证书;美国Talktools口肌治疗两项证书;美国PECS自闭症图片交换沟通两项证书;美国SCERTS MODEL自闭症情绪行为干预培训证书;美国RDI(人际发展干预)认证咨询顾问。